联系我们
电话:020-123456789
地址:联系地址联系地址联系地址
邮箱:admin@aa.com
新闻动态当前位置: 首页 > 热点

一个微妙的变化!德国总理朔尔茨开始阅读普京的书籍

发布时间:2023-01-12 04:09:51

 

  为摆脱德国当前困境,个微朔尔茨不得不另辟蹊径。变化

▲资料图:德国总理朔尔茨。德国读普图/新华社▲资料图:德国总理朔尔茨。总理图/新华社

  文 | 徐立凡

  据俄罗斯连塔网4日援引德国《明镜》周刊的朔尔始阅书籍报道,德国总理朔尔茨决定了解俄罗斯总统普京,茨开并开始阅读有关他的个微书籍。

  报道称,变化朔尔茨正在研究这位俄罗斯领导人的德国读普性格和思维逻辑,包括欧洲作家关于其内政外交的总理著作,以及普京本人于2021年7月撰写的朔尔始阅书籍文章《论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的历史统一》。

  报道说:“总理试图弄清,茨开普京听取谁的个微意见,克里姆林宫首脑受到哪些文学的变化影响,他的德国读普政策基于何种理论概念。”

  此外,朔尔茨还会见了保加利亚政治学家、“普京问题专家”伊万·克拉斯捷夫,并咨询了德国前总理默克尔。

  其实,如果了解德国社民党历史悠久的“东方政策”,以及德国的现实处境,就能理解朔尔茨为何要这么做。

▲1970年12月7日,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波兰首都华沙犹太殉难者纪念碑前下跪,代表德国请求得到战争受害者的宽恕。图/新华社发  ▲1970年12月7日,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波兰首都华沙犹太殉难者纪念碑前下跪,代表德国请求得到战争受害者的宽恕。图/新华社发

  德国社民党受“东方政策”影响甚深

  朔尔茨是德国社会民主党出身的总理,而自1968年以来,德国社民党为了解决东西德分裂的问题,就由担任了西德总理的勃兰特提出了“东方政策”。不过,真正设计“东方政策”的是德国社民党的元老、号称“勃兰特背后的男人”的巴尔。

  巴尔拟定的“东方政策”的主要内容,就是寻找共和利益,缓和与苏联的关系,而不是依靠西方——主要是美国的力量压制对方。在这个大思路下,巴尔提出了承认东德、改善与苏联及其东欧卫星国的关系、美苏两军同时削减在西德和东德的军队、建立欧洲安全体系等设想。

  勃兰特当总理后积极推行“东方政策”。先后与苏联签署了《互不侵犯条约》,与波兰签订了《华沙条约》,与美、苏、英、法四国签订四大国柏林协定。当然这其中最著名的事件就是在签署《华沙条约》当天,勃兰特在华沙犹太隔离区起义纪念碑前下跪。“华沙之跪”开启了西德与苏联和东欧国家的和解之旅。

  “东方政策”是西德乃至后来德国外交的最高光时刻,给德国带来了巨大的战略利益,为两德统一创造了条件,对社民党的外交政策影响深远。其关键就在于,不让德国当冷战前线,而是要与苏联缓和关系。

  作为社民党人的朔尔茨,自然了解这段历史。这段历史对于他处理当前的诸多棘手问题或能提供思路——当然要从了解普京做起。

▲资料图:俄罗斯总统普京。图/新华社▲资料图:俄罗斯总统普京。图/新华社

  欧洲安全体系需要俄罗斯参与

  德国从冷战中学习到的另一个历史经验是:不管是不是喜欢苏联及其继承者俄罗斯,欧洲安全体系离不开俄罗斯的参与。

  “华沙之跪”后,随着西德与苏联、东欧国家关系缓和,最终促成了1975年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的成立。这一组织,曾是唯一把欧洲所有国家、美国和苏联都包括在内的安全论坛。

  俄乌冲突爆发后,俄罗斯退出了一系列国际组织,如退出了波罗的海国家理事会、欧洲委员会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、世界旅游组织等,但是一直坚守在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内。

  12月1日,正好该组织开会,由于这一组织现任轮值主席国是波兰,而波兰把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列入了制裁名单,导致俄罗斯缺席了本次会议。即使如此,俄罗斯方面依然强调,不会退出该组织。

  必须让俄罗斯参加到欧洲安全体系中来,不仅是德国社民党的传统政策,也是德国前总理默克尔和基民盟认同的政策。

  10月份默克尔还表示,虽然她在执政后期对普京失去了影响力,但无论欧洲要建立什么样的安全体系,只有在俄罗斯参与的情况下才可能实现。

  12月1日,朔尔茨在柏林安全会议暨第21届欧洲安全和防务会议上也说,如果俄罗斯准备好了,应该让俄罗斯回到欧洲和平与安全基础的相关协议中。他的这番话被认为是对俄问题上“迄今为止最坦率的声明”。

▲资料图: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。2022年9月1日,在纳粹德国入侵波兰83周年当天,波兰政府宣布将向德国索取1.3万亿美元的赔偿金,以弥补二战期间纳粹德国入侵和占领对波兰造成的损失。图/新华社  ▲资料图: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。2022年9月1日,在纳粹德国入侵波兰83周年当天,波兰政府宣布将向德国索取1.3万亿美元的赔偿金,以弥补二战期间纳粹德国入侵和占领对波兰造成的损失。图/新华社

  为摆脱德国困境另辟蹊径

  朔尔茨“研究”普京的新闻,还令人感受到了他为了改变德国现在的困境,另辟蹊径的微妙想法。

  德国现在是四处都不讨好——

  对乌克兰,4月份乌克兰曾拒绝了德国总统、有威望的资深政治家施泰因迈尔访问乌克兰,朔尔茨表示深感困惑;

  对俄罗斯,12月2日朔尔茨时隔三个月与普京通话,普京明确反对德国对乌克兰的援助;

  对欧洲其他伙伴,深受能源价格飙升之苦的德国10月份提出了2000亿欧元的补贴计划,结果犯了众怒,特别是法国认为德国能源补贴计划削弱了法国企业的竞争力,最近几个月法德关系降温不少;

  曾通过“东方政策”实现了历史和解的波兰向德国索赔二战损失1.3万亿美元,希腊跟着也提出了索赔;

  对美国,拜登政府的《通胀削减法案》引发欧盟不满,其中对汽车生产大国德国的冲击最大。

  与勃兰特时期、默克尔时期相比,现在朔尔茨领导的“红绿灯”联盟,外交战略的自主性、主动性差了很远。

  从前辈那里汲取经验,了解需要了解的人,而不是盲目地塑造敌人,或许就是朔尔茨现在认真思考的事。

  撰稿/徐立凡(专栏作家)

返回列表
电话:020-123456789    邮箱:admin@aa.com    地址:联系地址联系地址联系地址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02-2017 付诸东流网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
ICP备案编号: